你曾是少年

>>>海风吹走盛夏,暴雪卷走凛冬,时间向前走,不停留。

*曾见星空浩渺,才知何为微小

你沉迷于每一个角色,不知将剧本翻过多少遍。
有人说这是一个努力的演员,但若是于你,或许是“敬畏”——对剧本、对角色、对演员这个职业。

你曾经跟很多人一起演戏,有些人成名已久,有些人演技一流。
如果不是亲身经历,大约无法体会那种棋逢对手的畅快。但有时候又不一定如意,被压制时的懊恼,也不是没有。

如果你曾体会,与那些演技绝顶的人对戏,那种深入到灵魂末梢的兴奋。
就像是一个孩童来到了巨人的世界,抬头仰望,天蓝的不像话,到夜晚时还有繁星闪烁。

有些渺小,又有些兴奋。
假如有一天,你也成长为巨人。
是不是就可以伸手碰到...

举头邀明月与游,少年拔刀闯江湖,一江春水向东流。

生日快乐,吴亦凡。

易燃易爆炸(吴亦凡生贺文)

>>>盼我疯魔,还盼我孑孓不独活

“不疯魔,不成活”。
他站在黑暗与光明的交接处,他的半张脸隐藏在阴影里,他的另外半张脸被彩色的灯光照耀。
他沉默安静的候场,等待下一秒将场内气氛点燃。

他就站在那里,从过去到现在,站在那里的都是他。
只有他,还站在那里。
他说,他叫吴亦凡。

一首歌开始,他从黑暗里完全走了出来。
前方光明是坦途,后方黑暗遮混沌。

台下的人举着应援棒,岁岁年年景相似,年年岁岁人不同。
是有老面孔的,也有新鲜的血液流入,台下的人来了又走,走了再回来,半路旅人也不过如此。

虽然都是粉丝,可心思倒也各不相同。
不似台上的他,秉持一颗感恩之心,行走多年。

希...

珊瑚海(短篇)

>>>蔚蓝的珊瑚海 错过瞬间苍白

吴海有鱼,其名为磊,磊之善,堪比深海。
吴海有鸟,其名亦凡,凡之志,九天之上。

吴磊是一条鲤鱼精,自然不是普通鱼,是可以一跃龙门的那种。
不过吴磊也从不因自己有跃龙门的能力而沾沾自喜,他还是那个海里面乐于助人的开心果。每天背着楼下的乌龟爷爷去海面望望天空,再去帮隔壁的小妹妹摘几朵海花,日子也是悠闲而自在。
不过每个月他都有那么几天呆在海面上,因为他有一个怕鱼的朋友,只是不怕他罢了。

吴亦凡是一只鸟精,当然不是普通的鸟,甚至不是雄鹰,谁也说不出他到底是什么鸟,可吴亦凡却很清楚自己是谁,他是一条可以化龙的鸟。
但同时,他也是一只怕鱼的鸟,大...

百年孤寂(短篇)

>>>背影是真的人是假的 没什么执着

道家有云:“影活法,恶紫夺朱。”

青石板路上有一滩水渍,水渐渐被风吹干露出磕磕巴巴的青石板,青石板上黑了一块,那是数百年前干涸到上面的血迹。
早闻不到血腥味,却依旧有些阴冷可怖,仿佛那块血渍镌刻了百年的孤独。
烈日当空,他举着油纸伞,踏上那块青石板,手里拿着一个铃铛,铃铛上铜锈斑斑。
他就站在那里,周围人来人往,游客与小商贩们讨价还价,他是那样突兀,可好像没人注意到他一般。他胸前戴着一块怀表,早就旧得走不动了。
太阳一点点游移,待他的影子最短的时候,他将铃铛摇响。
然后他咬破了手指,血顺着手指滴落,恰好掉在那块血迹上,他慢慢向后退了两...

今天听哪首歌写文呢?
写什么类型和风格的呢?

目前写的四篇文好像都是不同的风格。

啊………两个人什么时候再同台啊~

时光机(短篇)

>>>那童年的希望是一台时光机,我可以一路开心到底都不换气

“从前有两个姓吴的男孩子,大一点的叫吴亦凡,小一点的叫吴磊,那一年吴亦凡十六岁,吴磊七岁,他们有一天走在街上,走到小巷子里的时候,捡到了一台时光机……”

那是一个人来人往又汗流浃背的夏季,那天下午已经高高大大看起来跟成年人一样高的吴亦凡,拉着小小的像白棉花团子一样的吴磊走在大街上。
他们走着走着,走进了一个小巷子,那个小巷子有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树,大树上有蝉在不知疲倦的嚎叫,墙边的爬山虎错落有致,墙下边开着一簇簇野花,在熏风里摇头晃脑。
“凡哥,那个是什么啊?”吴磊眨着大大的眼睛,小手指向了墙的最角落。
吴亦凡松开...

其实他很会宠人

兰亭序(短篇)

•江湖轶事
•灵感来源周杰伦《兰亭序》

>>>无关风月 我提序等你回

崖边悬风凛凛,崖下浪花拍岸卷起千堆雪,春风送暖暖不了他手下的笔,此笔闻名遐迩,名曰“绝命”。
他冷冷地盯着崖上道貌岸然的正人君子们,眼中情绪复杂。
一个老道手持宝剑走了出来,清风霁月,高人之资。老道缓缓捋了一把胡须,声朗气清:“磊师侄听师叔一句劝,把《兰亭序》交出来,何故为了那歹人与大家为敌呢?”
他嘴角平平,瞥了一眼自己手中的笔,笔上鲜血绽放如寒梅,就像那人于数九寒天之时画的冬梅,凌寒独自开。
崖下浪花卷卷,浪声滔天而起,他长叹一声:“师侄却是不知他的闲作有何魅力,居然引得七殿八教的各位皆来争抢。”
一个道...

© yoyoyoyolol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