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都一样(短篇)

•意识流、友情向
•灵感来源张杰先生的《我们都一样》

>>>一闪一闪的光 努力把黑夜点亮

寒冬腊月,他在雪地里打了个滚,在冰水中浸泡。
那是拍西游的时候,呼出的哈气仿佛一瞬间就要被冻住,黑夜寂静,工作人员都裹着厚厚的棉衣,如非必要没有人愿意多说上一句话。
因为每说一句话就要消耗一部分能量,而供自身利用的热量就会减少。
可他是演员,或许还算不上演员,但他在努力做个演员,是演员就要说话就要认真地按照导演的要求去做。
苦吗?
他脸上还带着傻傻的笑容,大约是之前从来都没有太多好运,无论是在前团还是刚回国那几天,于是之后的每一次得到他都无比珍重。
当然不苦啊。
这样想着,他又下到了水里。
腿已经开始发抖,腰也开始被冻的僵硬起来,他忽然想起妈妈上次跟他吵架,说他不爱惜自己的身体,大冬天还要那样遭罪。
其实是苦的啊。
可这就是他的工作,是他梦寐以求好不容易得到的机会,他想他还年轻,年轻时候就肆意一些,比如拍戏这种事能够亲力亲为的,自然不假手他人。
夜越来越静,工作人员甚至打起瞌睡。
他悄悄抬头望了一眼天幕,那里有寥寥几颗星,孤寂的挂在天边,他想——原来你们跟我一样啊。

夏夜晚风,他在石板路上跑过,在布景里打了个冷颤。
其实已经记不太清具体是什么时候,关于黑夜的记忆,或许是很小时候在布景房里念台词,又或许是后来风尘仆仆地赶夜路,他坐在车上,车外已经不是灯红酒绿的模样,而是寂寥的路灯和偶尔飞驰的计程车。
走上演员这条路,就像是幼时做了一个盛大而美丽的梦,后来一睁眼,数十年过去,他已经在这条路上扛着梦想走了许久。
还很小的时候,他还是唐不苦的时候,嘟着嘴古灵精怪地表演情绪,按部就班的配合大人的工作。
最初是怎么想的来着?
他少有地沉默了,然后下一秒又笑眼弯弯,说出来的话奇妙又有趣,就算是工作多年的记者也挑不出毛病,还反着夸张他一句——当时就是人小鬼大了吧。
其实不是的,也会感觉到累,小侄子哪有不哭鼻子的?但是小男子汉要坚强啊。
就像之前那次在某个论坛上的事情,有人恶意揣摩爆料他与一个女前辈的关系。
当时是怎么想的来着?
原来这就是娱乐圈啊。
原来最冷不是寒冬腊月飘雪天,而是隐藏在黑暗里的人心。
他还是笑着,跟记者聊着下一个话题,妙语连珠来形容他也不为过,可他的思想却已走出好远,远到室外漆黑的夜空,远到地球外头的宇宙。
在最远的彼方,有许多星球,那是地球上看到的星星,他记得这么多年走过的夜路里,都有这些星星陪着他孤独,陪着他发光。

后来在一个节目上,他和他终于相遇了,就像是孤寂的帆有了可以停泊的港湾,抑或是寂寞的星有了可以倾诉的朋友,于是他们相视而笑,像是认识了多年的老友,或者几百年前的前世兄弟。
他叫他“凡哥”,虽然是弟弟,可却是调整气氛的开心果,黏着哥哥的样子坦荡又可爱,可有时候他都会有种错觉,好像他才是哥哥那样,还要去照顾“凡哥”这个弟弟,索性他做这种事已经习以为常,在娱乐圈不会照顾自己的人,别人也不会太心疼你。
有时候却又觉得非常舒服,这个节目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要少很多,而他作为弟弟也经常在凡哥头上煽风点火,虽然有点跟不太上凡哥对嘻哈的执着,但他给予这个哥哥尊重。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,他也有,所以从某种层面上见到这个哥哥对爱好如此喜欢,他也很欣慰。
说起来,他真的才是哥哥吧。

而他则叫他“磊磊”,还是广州人都喜欢这么叫人?大约是他家传下来的叠音叫人,有些亲昵又很俏皮。他是真的觉得这个弟弟不错,虽然曾经被人出卖过,但他待人一直是先用百分之二百的真心去对人好,有时候尽管心情不太好,也依旧以一种绅士风度让人觉得宾客如归。
所以哪怕节目里被这个“袭胸”他也只是震惊一下,然后放任弟弟去闹,吃饭的时候给弟弟夹喜欢的菜,他对人的好一向简单又明了。
不过有时候也不能怪他小孩子气,在娱乐圈这个大染缸,到了他这个年纪,还能保持一些纯真与童趣,实属不易,而且也只有在亲近的人面前才能开怀一笑。虽然只是做节目,但他觉得这个弟弟不错,于是组队的时候总想着这个弟弟。
不过有时候还真有点觉得,吾弟叛逆伤透吾心。
怎么可以与别人结盟?

也有录制到深夜的时刻,在不同的地方见到不同的人,一同走过那段路的时候,不约而同的抬头望了望天,瞧见了那些在夜空漂泊的星星,于是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,都是带着稚气与天真的笑容。
都说知事故而不世故才是最善良的成熟,两个人都是聪明又善良的人,自然也懂得这个道理。
所以尽管都在娱乐圈摸爬滚打这么多年,但笑容里都还有着多年前的模样,那些模样里有旧日曾经喝过的老汽水,有老日子里吱呀呀摇晃的躺椅,有曾经多次抬眸回望时的夜空……
或许还有工作时的苦痛与眼泪,也或许还会有彷徨和无助,但他们的眼里始终有一道光,不是白日里的烈日,不是黑夜里的冷月,是远在天边的星,是近在眼前的梦。

他最近在为新歌宣传,在中国知名的人物去了国外开天辟地,串场唱歌,气氛很嗨很燃,他喝着酒,眼睛黑如墨夜,却依旧亮亮的,那是一束光。
他最近在沙漠里拍戏,黄沙滚滚,也不知是何年月,这便是他的工作与生活,按部就班,靠爱发电。偶尔也会拍的有些累,眼里都是疲倦,可他的眼里有光。

其实我们都一样,一样的孤独又彷徨。
其实我们都一样,一样的努力又坚持。

夜很黑,却有光。

-完-
希望两位吴先生的事业越来越好,也希望两位吴先生身体健康。

评论 ( 9 )
热度 ( 20 )

© yoyoyoyolol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