兰亭序(短篇)

•江湖轶事
•灵感来源周杰伦《兰亭序》

>>>无关风月 我提序等你回

崖边悬风凛凛,崖下浪花拍岸卷起千堆雪,春风送暖暖不了他手下的笔,此笔闻名遐迩,名曰“绝命”。
他冷冷地盯着崖上道貌岸然的正人君子们,眼中情绪复杂。
一个老道手持宝剑走了出来,清风霁月,高人之资。老道缓缓捋了一把胡须,声朗气清:“磊师侄听师叔一句劝,把《兰亭序》交出来,何故为了那歹人与大家为敌呢?”
他嘴角平平,瞥了一眼自己手中的笔,笔上鲜血绽放如寒梅,就像那人于数九寒天之时画的冬梅,凌寒独自开。
崖下浪花卷卷,浪声滔天而起,他长叹一声:“师侄却是不知他的闲作有何魅力,居然引得七殿八教的各位皆来争抢。”
一个道姑听得此话冷笑一声:“当今武林谁人不知,那魔道教主凡高于兰亭提上一序,乃他福瑞丝傣魔功的心法,他那魔功祸人心智、引人发狂,谁人不想要?贫尼劝你束手就擒,将《兰亭序》享与世人,不要为了一个歹人葬送了性命。”
灰白的空中飞过一行不知名的鸟儿,叫声凄厉仿若啼血。
他忽然仰天长笑,从怀里掏出一个白色的本子,本子上题了几个大字:赠义弟吴磊。
“本是高山流水遇知音,兰亭小聚吟诗作赋……”他抚摸着本子,连连摇头:“既然你们要这东西,那赠予你们便是。”
他将本子一扔,七殿八教的人蜂拥而上,他一个转身,向着崖下跳去,睁眼闭眼之间,他只觉这几月被追杀可真是荒唐,他竟然是最后知道什么心法的人。
此崖高千丈,他却神色安然。
崖上众人抢夺之间,忽觉雷声贯耳,仔细一听竟是从崖下传来的声音,是八个大字:“言之一字,害人不浅。”

“你可不知,当我听到你跳崖的时候,惊得我把盛鱼的碗都打翻了。”男子咬了一口串肉,喝了一大口酒:“然后我就赶忙派小利兄骑着我那毛驴,去中原找你。”
“凡哥,不想吃鱼就跟婶子直说,还拿我做什么借口?”回话的男子赫然是一个月前跳崖的、江湖人称“绝命书生”的吴磊,他拿起一个串肉,咬上一口,有些担忧:“小利兄还未回来,不会出事吧?”
被叫做凡哥的男子就是《兰亭序》的主人,魔教教主凡高,本名吴亦凡,他眼疾手快地把最后一串肉串据为己有,然后才缓缓道:“无事,上回让他去给赵家庄的大小姐送我们魔教特产芙蓉膏,他的银两被人偷光了不是进了丐帮,最后回来的时候还讨回了不少钱财。”
吴磊稍放下心,正要再拿肉串,却发现只有一根根的光杆,他一拍桌子:“凡哥,这一共二十串,我吃了九串,你怎么可以……”
吴亦凡长叹一口气:“磊磊,我是太过伤心,简直要悲痛欲绝,你可听那些七殿八教的人是如何评价我的吗?”
吴磊这一阵在魔教游手好闲斗鸡摸狗,哪里再分的处半点心思给那些正人君子。
吴亦凡连连长叹,再开口说话都带着韵律,据说这是魔教的魔功——福瑞丝傣,他说:“粗鄙蛮人不懂美,批吾字丑画更丑,字丑我忍画丑不认!我的画哪里丑了?那小亭子多可爱!那小酒杯多美丽!哼,我气!”他喘了几口气:“还有,我画的咱俩在兰亭序喝酒的画,怎么就成我写的心法了?我明明手无缚鸡之力的好吗?想吃个鸡肉都要靠你这根笔杀鸡的好吗?”
“凡哥你问我我问谁啊,我也不知道啊!那天我正拿着这根笔替林家铺子杀猪,结果一群人就拿起大刀长剑追杀我,我也很苦的!”吴磊喝了一口酒,哇哇大叫起来:“婶子,我还想吃肉串!”

“好嘞!”婶子大嗓门应下,又拍死一条鱼:“吃烤鱼吧!”

吴亦凡沮丧着脸:“娘,我不想吃鱼!”
“去一边去!就你事多!”后厨里啪嗒一声,一条鱼又被拍死。
“哎,凡哥你啥时候成了魔教教主?”
“我哪里知道,我明明是想用凡高这个名字打进中原画家流派的。”
“凡哥,这件事证明一句话。”
“啥啊?”
“谣言真可怕。”
“这么说啊,磊磊谣言确实可怕,比如你杀鸡杀猪的笔,居然被人传什么杀了千人……”吴亦凡还有一个疑惑:“你跳崖咋没事呢?我当时以为你死了哭了好久呢。”
吴磊哈哈一笑:“崖上好多树,我跳着树下去的,那地我小时候常去,十三岁之前搁那跳过好多次。”

-完-
友情向。
这肯定是今天最后一发短篇。

评论 ( 7 )
热度 ( 17 )

© yoyoyoyolol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