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年孤寂(短篇)

>>>背影是真的人是假的 没什么执着

道家有云:“影活法,恶紫夺朱。”

青石板路上有一滩水渍,水渐渐被风吹干露出磕磕巴巴的青石板,青石板上黑了一块,那是数百年前干涸到上面的血迹。
早闻不到血腥味,却依旧有些阴冷可怖,仿佛那块血渍镌刻了百年的孤独。
烈日当空,他举着油纸伞,踏上那块青石板,手里拿着一个铃铛,铃铛上铜锈斑斑。
他就站在那里,周围人来人往,游客与小商贩们讨价还价,他是那样突兀,可好像没人注意到他一般。他胸前戴着一块怀表,早就旧得走不动了。
太阳一点点游移,待他的影子最短的时候,他将铃铛摇响。
然后他咬破了手指,血顺着手指滴落,恰好掉在那块血迹上,他慢慢向后退了两步。
有风起,铃铛应声而落。
风大,有石子被刮起,他闭上了眼睛。

周围的游客还旁若无人的与小商贩交谈,而那块血渍在烈日下像水一样摊开,向四周蔓延。之后那阴影一样的血迹渐渐聚拢,又向着高处生长,最终成型。
那是一个高约一米八七的身影。
“凡哥?”那个举着油纸伞的人试探着叫了一声:“凡哥?我是磊磊。”
若是足够细心周围的游客足够细心,应该能够发现举着油纸伞的人自己的影子已经不见了。
那个站在血渍上的身影摇晃了一下,他慢慢扭头,嗓音低沉:“磊磊,是你?”
那张脸真是人间少见,那双眼睛更是世上少有。
“哎,是我。”举着油纸伞的人露出一个笑容,他向前走了两步,油纸伞将那个人遮住,他伸出了手:“凡哥,好久不见。”

一百年不短,足够我找到方法让你复活。

吴磊也就是举着油纸伞的人,他其实不是人,而是个石头仙。他在世间万年,修炼千年成了石头精化了人形,一百年前借吴亦凡的紫气成仙。
吴亦凡就是那天吴磊用自己的血和影子复活的人。
百年前的吴亦凡是个军阀,紫气罩身,原本是个贵极的命,但为了救当时受了重伤的父亲,吴磊利用吴亦凡的紫气给吴亦凡的父亲续命,于是吴亦凡的紫气损失了一大半,命格也由此改变,本该是长命百岁的命格,最后却是横死战场。
吴磊当年没把吴亦凡救回来,这一百年里便一直寻找让吴亦凡复活的法子,因为吴亦凡当年死的时候战场上死了太多人,于是有些人的魂魄就没来得及进入轮回,吴亦凡就属于没来得及进轮回的人。
他的灵魂在战死的地方渐渐地就散了,吴磊收集百年也才堪堪将一半的灵魂锁到那招魂铃铛里。

说起他们两个人的相遇,也可以说是缘分天成,吴磊当年化型的时候法力不够,堪堪化成了个五六岁的小男孩。
而那时候吴亦凡随着他爹去吴磊修炼的那座山打猎,猎物没抓着,倒是捡了个唇红齿白的吴磊回去。
吴磊这名字还是吴亦凡他爹给取的,他爹挺喜欢吴磊,便把吴磊认作了干儿子,取名磊,希望吴磊以后做一个光明磊落的人。

不过最近吴磊虽然为吴亦凡复活高兴,可他也是忙的焦头烂额。
吴亦凡复活一个月之后,吴磊管辖的这片区域里莫名其妙死了七八个人,这可把吴磊急的火急火燎的,每天早上睁眼脑子里想的第一件事就是:可别又死人了。
他现在不大不小是个地仙,这个城市里的人也算是他的子民,这种本不该死的人离奇死亡了,是要追究地仙责任的。
于是吴磊每天就是调查这些人,看看究竟是人为还是鬼怪作祟。

开始的时候吴亦凡还看着吴磊忙,后来见吴磊太忙,也就自告奋勇地加入进来,帮着吴磊找线索。
可是吴亦凡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消息,死的人反而越来越多,吴磊亦然。
但是日子还是要过的,吴磊虽然是地仙,可也是一日三餐,毕竟吴亦凡已经百年没吃过饭了,得让吴亦凡满足一下口腹之欲,中国不管人、仙还是鬼,好吃这点从来没变过。
“凡哥,行啊,都能吃香菜了。”吴磊瞧着吴亦凡大口吃着香菜发出感叹。
吴亦凡露出得意的神色:“哥这叫做勇敢。”他叹了口气:“死了之后,才知道能吃上一口香菜都是奢侈的事。”
吴磊闻言,夹了一筷子的鱼给吴亦凡:“原本这是给我买的,既然凡哥你这么说,鱼你也吃了吧,当年你不喜欢吃鱼,一百年想来也口馋了。”
吴亦凡点点头:“是啊。”
于是这一条鱼都是他吃的。

吴磊最初的时候还担心吴亦凡不适应现代生活,却没想到吴亦凡回来的那天就学会了玩手机、玩电脑,甚至学会了叫外卖。
当然还学会了逛淘宝。
如果说查案之余还有什么有意思的事,就是吴亦凡跟吴磊每天晚饭后一起拆快递。
吴亦凡买了很多玩具刀,吴磊嘲他幼稚,吴亦凡就说现在的玩具刀做的都比当年精致,他买来收藏。
吴磊听后连连叹气,说吴亦凡是越活越回去了。

吴磊发现一百年对人的影响还挺大的,比如百年前吴亦凡就闻不得半点血腥味,那天他俩一起查案的时候,遇到一伙人发生车祸,鲜血流了一地,他琢磨着吴亦凡估计闻不得这个味道,就递给吴亦凡一个手帕。
可吴亦凡没接,反而深吸了几口气。
“这血还挺新鲜的。”吴亦凡无辜的眨眨眼。
“你以前可是半点都闻不得,现在居然还能分辨新不新鲜了,刚出的车祸血还没干,确实新鲜,哎哟可别死人啊,最近死人死的我都怕了。”
吴亦凡拍拍吴磊的肩膀:“不会死的,别担心,咱赶紧去查案吧,这车祸就是意外罢了。”他顿了顿:“这一百年我在世间游荡,什么味道都闻不到,所以现在能闻到味道就很知足了,哪里还顾得上是什么呢。”
吴磊心想也是,能够复活就真是谢天谢地了。

……

离奇死亡的事件还是没有进展,死的人越来越多,与一开始脖子被咬破不同,后几起死亡的人脖子上都是刀伤。

这天晚上,吴磊辗转反侧,就要睡着的时候,忽听得隔壁房间有声音响起,他想着可能吴亦凡也睡不着,便寻思着去找吴亦凡回忆一下百年前的糗事。
他推开门,恰好看到吴亦凡关上大门。
吴磊有些好奇,这吴亦凡大半夜出去做什么?
他跟在吴亦凡身后,看着吴亦凡走进了某个街区,进了某个小区,又进了某栋楼。
吴磊心下一沉。
一个不好的预感涌上他的脑海。

……

“你到底是谁?”
“磊磊,我是吴亦凡,你凡哥啊。”
吴磊眼神里悲伤渐浓:“不,你不是。”
“我就是啊,磊磊。”吴亦凡的嘴角都是鲜血,他的手里拿着网上买的玩具刀,他的眼睛泛着红光。”
地上躺着的人精、气、神中,气被随着鲜血被吴亦凡吸取了一半。
吴磊拿出一块怀表,怀表的指针在倒转,他露出一个比哭还丑的笑:“吴亦凡不会做这种事,他是一个心中有大义的真人,爱民如子。”
“我说过了一百年不曾活着,会改变很多事情。”
吴磊摇摇头,眉眼之间皆是疲惫:“我早该想到的,事情出在你复活之后,而你的习惯与百年前也不一样,至于你说的百年间什么都会变,你错了,这百年里封印在铃铛里的吴亦凡应该是在沉睡的,他的记忆应该停留在百年之前。”
他往前走了两步:“可你适应太快了,吴亦凡再聪明也不该学的这么快……除非那天复活的根本不是吴亦凡,或者在吴亦凡要复活的时候,有别的灵魂寄住在了我的影子里。”
他又向前走了几步:“是我一直在麻痹自己,你的很多异常表现我本该怀疑,毕竟你利用我的影子复活,就有了我一半的法力,看我太想凡哥了,所以便替你找理由。”

那个人笑了起来,癫狂的,像是野兽。
“没错,我不是吴亦凡,我是去年在那里因为车祸而死的罪犯。”那个人的面容狰狞:“不过你没说准确,吴亦凡是真的复活了,只不过当时刮了一阵风,而我借住风力在最后一刻进入了你的影子,所以其实我跟吴亦凡是共用着你的影子,只不过他现在被我压制着。”
吴磊瞧了一眼怀表,这个怀表是吴亦凡百年前的旧物,他相信这个人说的是真的,因为只有吴亦凡复活表针才会转动,所以这个人真的压制着吴亦凡。
“你要怎么选择呢?杀了我?那你得凡哥也会死。”那个人哈哈大笑起来,声音狂傲。
吴磊眼中情绪异常复杂。

……

不知过了多久,吴磊举起手:“凡哥,对不起。”
他杀死了那个人。

怀表的指针转动的越来越缓慢。
那个人渐渐的变薄,像是人的影子。
吴磊听到一个人的声音。
“磊磊,看到你现在生活的不错,我很开心。虽然这段时间被压制着,但是偶尔我也能看到一些事,比如看到你。”很温柔的声音:“磊磊再见了,不用在为我做什么了,谢谢你。”

>>>一百年后,没有你,也没有我。

-完-
·文首文尾引用歌词《百年孤寂》。
·感谢小伙伴提供的《there for you》,已经入驻歌单,没写成文抱歉~

评论 ( 4 )
热度 ( 13 )

© yoyoyoyolol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