珊瑚海(短篇)

>>>蔚蓝的珊瑚海 错过瞬间苍白

吴海有鱼,其名为磊,磊之善,堪比深海。
吴海有鸟,其名亦凡,凡之志,九天之上。

吴磊是一条鲤鱼精,自然不是普通鱼,是可以一跃龙门的那种。
不过吴磊也从不因自己有跃龙门的能力而沾沾自喜,他还是那个海里面乐于助人的开心果。每天背着楼下的乌龟爷爷去海面望望天空,再去帮隔壁的小妹妹摘几朵海花,日子也是悠闲而自在。
不过每个月他都有那么几天呆在海面上,因为他有一个怕鱼的朋友,只是不怕他罢了。

吴亦凡是一只鸟精,当然不是普通的鸟,甚至不是雄鹰,谁也说不出他到底是什么鸟,可吴亦凡却很清楚自己是谁,他是一条可以化龙的鸟。
但同时,他也是一只怕鱼的鸟,大概是因为小时候翅膀力气小,于是他第一次要飞越吴海的时候,不幸的在中途落水了。
然后就围上来一群鱼,往他身上吐着泡泡,他觉得自己就像是被非礼了一般,自那之后,他对鱼这种喜欢献吻的生物——避之不及。
可凡事都有例外,比如他后来跟一条鱼成为了好朋友。

那天他从极北荒原飞采样回来,趁着夜色化为人形,走回了他在吴海边搭的二层木屋。
结果就在他走到家门口的第三棵树的时候,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从那棵树上跳下来,怀里还抱着从树上摘的果子。
吴亦凡被吓了一跳,脚向后退了两步。
月亮已经升起,异常明亮,将夜色下隐匿的一切都照的清清楚楚,比如少年抱歉的笑脸。
“吓到你啦?”少年抱着果子用胳膊肘挠挠头:“真是对不起,吃果子吗?”
少年把怀里的果子扔进胸前的兜子里,又从里面拿出几个递到吴亦凡面前,依旧是笑脸:“这棵树的果子很好吃,我偷偷摘的,咱们偷偷吃。”
吴亦凡原本想好的措辞忽然说不出来。
最终他还是什么都没说,伸手接过了少年摘的果子,他咬了一口,少年也拿起一个果子咬了一口:“呐,你吃了果子咱们就是一条绳上的了。”
他嚼了两口,想起一件事:“这果子你洗了没?”
少年露出一个鄙夷的神情:“我刚摘的怎么可能洗。”
吴亦凡到底是没咽下那口果子,他说:“你也别吃了,洗洗再吃。”
少年不以为意:“也没多脏,往衣服上蹭蹭不就得了。”
吴亦凡叹口气:“知道酸雨吗?知大气颗粒物吗?”
少年挠挠头,有些困惑:“那是什么?”
吴亦凡没忍住,上下打量了少年好几眼:“环境污染。”

吴磊作为一个勤学好问的好鲤鱼精,听到吴亦凡说起他不懂的名词,非常兴奋,东问西问,最后两个人席地而坐,吴亦凡给他科普了近几年比较严重的环境污染问题。
后来吴亦凡实在是太累,毕竟飞了几万里,体力消耗太严重,于是只能跟吴磊约了第二天下午见面继续科普。
不过吴磊是谁啊,他可是吴海鱼缘最好的鲤鱼精,谁能抵得住他偶尔的卖萌呢。吴亦凡这种独行侠更是没见识过这种理直气壮的行为,最后邀请了吴磊第二天来他家里做客。
虽然吴磊经常化形去海岸上玩,但这种去别人家里还是第一次,于是他那天晚上兴奋的失眠了。

友谊就是在吴亦凡给吴磊科普环境问题中定下的,不过吴磊明显对吴亦凡家的电脑感兴趣,于是后来两个人把什么大气污染、水污染都抛到脑后,一起玩起了电脑游戏。
男孩子们的感情,有时候说不太明白,总之自然而然、久而久之,吴磊就成了吴亦凡的好朋友。

不过吴亦凡知道吴磊是鲤鱼精,是他跟吴磊认识快两年的时候。

吴亦凡是一只鸟,而蓝天就像是他们的又一个母亲。近些年环境污染越来越严重,雾霾让吴亦凡烦躁,于是为了以后能够在蔚蓝的天空自由的翱翔,吴亦凡自学了环境工程,甚至还考上了某知名大学的非全日制研究生。
不过随着对环境专业的深入学习,吴亦凡的研究方向早就不局限于大气污染了,还包括海洋污染、土壤污染等。
他不是人类,他是一只鸟,在地球生活了上百年的鸟,所以他比人类更知道地球的重要。
所以他经常飞去世界各地采集样品,也因此,他发表了很多篇论文——国内和国外。

其实那个问题吴磊要是不跟他说,他也注意不到,哪怕他每天都会用收音机听各海洋最新的状况报告,哪怕那片海离他的小木屋很近,可他实在太怕鱼了,所以总是很少去那片海。
那天吴磊来他家的时候,他正在写分析报告,听吴磊说话也就是随意附和,总之有点心不在焉的,直到吴磊非常悲伤的说“哥,我可能没有家了”的时候,他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。
吴磊说:“哥,我家里有很多植物,我以前跟你说过的,植物的颜色都特别好看,结果最近他们全变白了,我感觉我家都不再是我家了。”
吴亦凡那时候还不知道吴磊是鲤鱼精,只以为吴磊家里的植物得了什么病,于是他好生劝慰了吴磊许久。
最后,吴磊大约是困了,居然被他说睡着了。
吴亦凡把坐在沙发上的吴磊挪成一个舒服的姿势,又给吴磊盖了条毯子。
忙完这些,他又继续去写分析报告,直到收音机自动播报那天的海洋数据。

“吴海的珊瑚白化问题日益严重,据统计,这片海域里百分之五十的珊瑚开始变白……”
那一瞬间,犹如雷轰,吴亦凡脑海中被炸出一道光,他忽然就明白了吴磊以前说过的话。
“我从来不吃鱼的。”
“我跟乌龟很熟的,万年的乌龟你见过吗?我见过哦。”
“最喜欢游泳了,每次到地上时间太长都觉得缺水。”
“这可不是多喝水就可以解决的。”
……

吴亦凡开始重视珊瑚白化的问题,甚至穿了潜水服跟着吴磊下海勘查。
吴磊那时候还不知道,吴亦凡已经知道他不是人的事,于是也穿了潜水服下水。

当吴亦凡发表第五篇珊瑚白化问题的论文时,吴磊终于回过味来,想明白了吴亦凡最近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。
“你不穿潜水服也是可以的。”
“我也不吃鱼的。”
“你是什么呢?这么聪明机灵,总不会像乌龟那样的吧?”

当然不是乌龟,而是一条会变成龙的鲤鱼精呢。


后来珊瑚白化的问题慢慢被解决,吴磊和吴亦凡在同一天化龙而去。

-完-
文首引用周杰伦歌词,灵感来源某科研文献。

评论 ( 6 )
热度 ( 15 )

© yoyoyoyolol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