易燃易爆炸(吴亦凡生贺文)

>>>盼我疯魔,还盼我孑孓不独活

“不疯魔,不成活”。
他站在黑暗与光明的交接处,他的半张脸隐藏在阴影里,他的另外半张脸被彩色的灯光照耀。
他沉默安静的候场,等待下一秒将场内气氛点燃。

他就站在那里,从过去到现在,站在那里的都是他。
只有他,还站在那里。
他说,他叫吴亦凡。

一首歌开始,他从黑暗里完全走了出来。
前方光明是坦途,后方黑暗遮混沌。

台下的人举着应援棒,岁岁年年景相似,年年岁岁人不同。
是有老面孔的,也有新鲜的血液流入,台下的人来了又走,走了再回来,半路旅人也不过如此。

虽然都是粉丝,可心思倒也各不相同。
不似台上的他,秉持一颗感恩之心,行走多年。

希望他疯魔的是他自己,他说:“normally insane”。
世上凡成大事者,莫不如此。
若是演员,便是入戏,成为戏中的人物,先要骗过自己,才能感动观众。
若是歌手,便是专心致志,若一心一意的癫狂,怎有灵感来时的一气呵成。
所以他说,不疯魔不成活,若不是极致的疯狂,怎么能够超脱世间,追求梦中的理想大成。
亦凡——只是平凡、亦凡——也平凡,或许应该是个平凡的普通人。
吴亦凡——平凡人的不平凡,如何不凡?
唯有疯魔。

希望他孑孓不独活的是真正爱他的人。
首先是含辛茹苦抚养他长大的母亲,这是最无杂质的爱,宛若九天之水,好似人间之河。
然后是朋友,少年时期举杯同行的,青年时期携手共苦的。
或许还有一部分粉丝,其爱可包山海——愿你与人共渡余生,愿你疯魔事业大成。

一首歌完,他依旧站在那里。
你走或不走,他都在那里。


>>>祝我从此幸福,还祝我枯萎不渡

何谓幸福?
生日有老友来聚、以歌宣嘻哈精神、台下粉丝相伴。
若是所求不多,这些倒也足够。

却也有人祈求其他。
那些人求他陷入谷底,那些人求他跌下高崖。
不分时日,时时刻刻。
原来世上竟有如此恶毒之人,所以人性本恶也没什么不对。

他倒是看得开。
笑起来像个傻子,偶尔拿起武器也不过是保护家人、朋友,亦或是粉丝。
不知是什么做的金刚心,一路走来好像越来越强大。

他仍旧站在那里。
无论是鲜花与掌声还是臭鸡蛋与诋毁,他都在那里。

幸福与不幸福,界限模糊。
但好歹他还在那里,在阴影与光明的交接处。
下一首歌又要开唱。


>>>怨我百岁无忧,还怨我徒有泪流

他若是活得无忧无虑,小人则揭竿而起,心中愤懑——凭什么他活得这么好?
他若是有天伤春悲秋,奸人则谩骂嘲讽,少不得说他矫情玻璃心。

他太了解言语的功力,太了解恶毒的话遇上网络之后的威力,所以他说“互联网毁人清誉”。
若是语言是利剑,那心一定会被刺穿,若是网络是巨炮,那身体一定消失。
他说“螳臂挡车”,他说“我还安好”。
哪里来的安好?

不过是伤痕累累地负重前行。
执拗地不认输罢了。

他站在那里。
无论谁说了什么,他都站在那里。

你一抬头,他就在那里。
他是吴亦凡,一个不平凡的平凡人。

-祝你生日快乐-
歌词引用自陈粒《易燃易爆炸》
之前发生了很多事情,我的心态还没调整好,但还是祝你生日快乐。

评论
热度 ( 17 )
  1. Dreamer_Luyoyoyoyolol 转载了此文字
    My boy Kris wu.

© yoyoyoyolol | Powered by LOFTER